章莹颖案宣判:免死!凶手终身监禁不得假释!说好的正义呢?

07-19 阅读:5089 来源:转载
分享: 
美国时间2019年7月18日,因12名陪审团成员无法一致达成死刑或终身监禁的协议,章莹颖案被告克里斯滕森依规定被判处终身监禁。获知这一消息,凶手面露微笑。

美国时间2019年7月18日,因12名陪审团成员无法一致达成死刑或终身监禁的协议,章莹颖案被告克里斯滕森依规定被判处终身监禁。获知这一消息,凶手面露微笑。章莹颖父亲在判决后回应称:不赞同但接受判决结果。

左受害者章莹颖右罪犯克里斯滕森。资料图

两年前的6月9日,中国访问学者章莹颖在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附近上了一辆黑色轿车,至今音讯全无。随后,美国警方逮捕了27岁的白人男子克里斯滕森。

历经长达768天的调查、审判,期间引起中美两国无数民众关注的案件,至此告一段落。

陪审团未达成一致!

当地时间7月17日下午,章莹颖案进入量刑审判阶段的最后一步——案件交由陪审团对被告的生死进行裁决。12名陪审团成员在法院的一间屋内,经3小时的讨论,当日未取得最终裁决结果。

当地时间18日,由七名男性及五名女性组成的陪审团最终因无法一致达成死刑或终身监禁的协议,而依规定对被告处以终身监禁。下午4点,美国伊利诺伊州联邦法官沙迪正式在皮奥里亚宣判:

章莹颖案罪犯克里斯滕森被判终身监禁,不得假释、不得保外就医、不得减刑,他的余生将在监狱中度过。

克里斯滕森的父亲在法庭过道上,向步出法庭的人和章莹颖父母深深一鞠躬,大约持续10秒钟。

章莹颖男友表示,对于判决结果,他和莹颖家人早有心理准备,就算死刑结果出现,被告仍旧会上诉,因此这场官司毋庸置疑一定是长久战。

章莹颖家属代理律师王志东表示,从法律程序上来讲,本案中,陪审团需要考虑检方的8个“加重因素”,包括克里斯滕森是经过计划和准备,故意绑架造成章莹颖的死亡,手段极其残忍。此外,陪审团还需要考虑章莹颖的死亡对其家人和亲朋好友的伤害。

同时,陪审团也需考虑辩方提出的约50个“减刑因素”,包括克里斯滕森无犯罪前科、存在家庭酗酒的传统、滥用药品,曾寻求心理咨询未得到有效帮助等。

章莹颖父亲:不赞同但接受判决结果

宣判后,章莹颖父亲章荣高发表了声明。全文如下:

陪审团已经做出决定,庭审也已经结束,莹颖却仍然没有回家。我们的目标从来就是,也将一直是,带莹颖回家。除非做到了这一点,我们将不会得到平静,也不会放心。

我们感谢本案的陪审团,以及在本案中致力于伸张正义的人们。他们严肃认真地对待职责,遵守法律,因为他们理解法律在本案中的意义。

我们理解一位或几位陪审员不能做出对被告判处死刑的决定。尽管我们不同意这样的结果,我们可以接受罪犯将在监狱里度过余生,这将在一定意义上弥补我们的创伤。我们希望他在监狱里面的每一天都感受到我们失去莹颖所感受到的痛苦。

我们再次感谢检察官、警官和其他执法人员为莹颖讨回公道所付出的努力。我们感谢法庭人员在庭审中对我们的照顾。我们感谢伊利诺伊大学和伊州中部的中国社区,也感谢所有在美国、中国和世界各地支持我们度过难关的人们。我们被所有人带来的善意和友谊感动着。

现在,庭审已经结束,陪审团也做出了决定。我们要求被告无条件地告知我们莹颖的下落。如果你的灵魂中还残留有任何人性,请帮助结束我们的煎熬。请让我们带莹颖回家。

对于这一判决结果 网友怒了

本案凶手作案手段残忍,却没有被判死刑,这一结果让很多网友感到愤怒。

事件回顾

她的生命太过短暂

Life is too short to be ordinary.

2017年6月1日,章莹颖在她日记本的最后一页,用英文写了这样一句话:生命太过短暂,不能甘于平凡。

这个知性朴实的女孩没有想到,属于她的生命,真的太过短暂。


热情友爱,孝顺父母,关心弟弟,热心公益,憧憬生活……在2019年7月8日开始的量刑阶段审理第一天,章莹颖的同学和好朋友在录制的视频中,这样形容她。

资料图片:章莹颖。


“她无法知道自己的生命会这么的短暂。”司法部检查官詹姆斯•尼尔森说,“章莹颖不仅是一位国际学者……她还是一位忠诚而有爱的女儿……她是她家庭的希望。”

他表示,章莹颖有着美丽的嗓音,喜欢唱歌,“但在2017年6月9日,那美丽的声音坠入无声。”这不是“一个常规的犯罪。它冷血、经过算计,残忍,谋划了数月。

花样频出 辩方费尽心机逃避死刑

自案发至今,辩方无所不用其极地为凶手开脱,为争取免除死刑百般阻挠,采取了一次次的“拖延战略”,检辩双方的斗争十分激烈。
 

2018年9月

克里斯滕森的律师称,为了“找到一个无偏见的陪审团”,要求将审判从案发地点伊利诺伊州厄巴纳移至该州皮奥里亚。同年12月6日,联邦法院法官核准了这一请求。

2018年12月

辩方律师团队提出六项动议,包括要求废止联邦的起诉;排除克里斯滕森两次与警察的谈话录音作为证据;排除对克里斯滕森公寓搜查所获取的证据;伊州不主张死刑,认为依据联邦法律以死刑起诉嫌犯,是违反宪法的行为等。

2019年6月12日

章莹颖案正式进入庭审阶段。辩方律师在开庭陈词中就承认克里斯滕森确实杀害了章莹颖,但却拒绝认罪。章莹颖案家属代理律师王志东表示,这是“试图为嫌犯免除死刑的一个策略和伎俩”。
而在定罪阶段和量刑阶段的审理期间,辩方至少4次提出流审动议,但都被法官驳回。

量刑阶段辩方大打亲情牌

当地时间2019年7月8日,章莹颖案进入量刑阶段,截至7月16日,辩方传唤的证人超过20名,包括克里斯滕森的的父亲、母亲、妹妹、前妻、他小时候的玩伴、邻居等。

章莹颖案家属代理律师王志东指出,辩方选择的证人很有用意,试图利用亲情、被告的人生转变、其心理问题、给陪审团施压等方式,让克里斯滕森不被判处死刑。

资料图片:章莹颖案被告克里斯滕森。

亲情

7月10日,克里斯滕森的父亲迈克尔向陪审团求情,不要判处儿子死刑。王志东律师指出,辩方故意选用了克里斯滕森的父亲开场,并试图以其声泪俱下的作证打动陪审团。

转变

此外,辩方选择了克里斯滕森人生过程当中的见证人,试图证明,他原本是一个正常的人,甚至相当出色。他是在案发前的一两年发生了很大变化,酗酒是主要原因,导致学习成绩一落千丈,婚姻走向了终结。

心理

辩方先传唤伊利诺伊大学心理咨询中心的三位咨询师作证,然后由专家证人左林博士证明,咨询中心在了解到克里斯滕森有自杀和杀人倾向之后,没有按照正常的程序,采取必要的跟进和措施。

推诿

辩方律师还试图把被告的犯罪行为归结于其他人的责任。比如把酗酒归结成家庭遗传的原因,再把成绩下降,婚姻破裂,归结成酗酒的原因,甚至把最后行凶杀人归结成心理咨询中心没有按照程序跟进。

压力

克里斯滕森的父亲在作证的时候曾经说过,他似乎可以接受死刑,但是无法想象他的儿子真正被处死时的情形,说他不忍想象下去。王志东律师说,“这也许是他真实的想法,也许是辩方律师故意造成的效果,即告诉陪审团成员,你今天判他死刑,在他真正被处死的时候,你是否能够坦然接受,是你剥夺了他的生命”。

终身监禁=最终死在牢里

王志东律师此前曾表示,如果克里斯滕森被判终身监禁,辩方上诉的可能性相当小。

美国的终身监禁意味罪犯不得保释,即不存在保释、假释,减刑或保外就医等任何离开监狱的可能性。

一旦被判决终身监禁,克里斯滕森将最终死在牢里。如今,克里斯滕森将面临终死牢狱的惩罚,但他至今仍未透露章莹颖的遗体到底在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