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那些出国留学的人,现在都过的怎么样?

08-11 阅读:5250 来源:转载
分享: 
在这个容纳了500多万人口的城市里,他们每天打着照面,却活着不一样的故事。

第一个故事

我朋友Edward是典型的土豪。

可能很多人主观意识里觉得,出国留学的土豪就一定被困死在语言学校,然后挂科被移民局遣送回国。

可能有,但并不是全部。

当年,Edward以托福110多分,成功申请到了一所世界名牌大学。

他喜欢把一切价格不菲的东西堆砌在身上:LV*Supreme合作款卫衣,Alexander McQueen别针外套,Gucci印花休闲长裤,D&D徽章系带运动鞋,再搭配一条Chanel机器人挂饰,手上拎个Hermes的男款手提包。

场面相当壮观,除了让人眼花缭乱,处处还散发着金钱的味道,让人不由自主感觉和他靠近了似乎都会沾上点金钱的腐朽的铜臭味。

Edward是个永远只用信用卡消费的人。

他会把信用卡交给自己信任的Chanel与Cartier店的销售员。

因为只有这样,当每一季的新品一到,销售员便会给他拍照。他一点头,店员就会替他刷信用卡买下各种新款再寄给他。

平日里,他没事就儿出个海,开个游艇趴,召集一堆年轻的男男女女们包个别墅玩桌游、K歌。

当然,Edward还喜欢在赌场挥霍,并美其名曰:为澳洲GDP做贡献。

The Star Casino是悉尼当地最大也是最奢华的赌场,常有国内外知名人士在Casino豪赌。

赌场为贵宾们设有专门的赌间(Endeavour Room),Edward经常会凭着邀请函入场,去豪赌一把。

他亲口告诉我,来悉尼本科已经读了近三年了,在赌场输掉的钱,保守估计也有400多万澳币。

每一次和女朋友吵架或者心情不好,Edward就会去赌场输点钱,然后去Casino The Star Buffet吃个晚餐。

等到午夜,再去The Star的顶楼夜店OPM跟着DJ的重金属摇摇晃晃一晚上,运气好了还能弄到点大麻(据说不上瘾,但有让人放大情绪的快感)。

就这样疯狂一夜,找个女生一起喝喝酒,随后回家睡一觉起来,气也消了大半。

荒唐的生活,自然无法保质保量地完成学业。

找论文代写,期中期末考前花重金找教育机构,参加辅导班记考试重点,上一小时七八十刀的辅导课...

自己学的厌烦了会要求老师一起看一部电影,然后聊聊天,按照课时付费,想必一般人都不太能够理解,他们这种人花钱的心态。

现在的他,过的还是挺悠闲自在。

毕竟他的爹当年很拼。

毕竟有底子让他继续啃老过着奢侈的日子。

去年,他并没有和那些整日泡在图书馆里学习的学霸一样,穿着礼服,带着礼帽,拿了毕业证,站在台上和校长握手拍照。

而是直接选择了让快递邮回自己住的地方。

那一天,是很多留学生的Big Day。

但对他来说,只是一个普通的星期三。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第二个故事

室友Justin在留学生中属于特殊的一类。

和一般的留学生不同,Justin出国前并没有读过大学,而是在国内某家餐厅做厨师。

国内厨师的社会阶层,相较于国外实在逊色太多,辛苦不说,工资也是仅仅够用贴补生活。

一次偶然的机会,Justin了解到可以通过技术移民去澳洲。

咨询中介后,他便动了念头。

一张绿卡虽不一定能拉高人的上限,但完全可以提高人的下限。

于是他开始准备雅思,达到基本要求后就开始了留学生涯。

他先申请了旅游打工签证,在悉尼郊区的工厂做流水线工人,拿的是最低工资。

每天站在生产线上一动不动,大脑来不及运转,只能手头上飞快地做着工。有时候一天14个小时的工作强度让他数次想要放弃,但他还是坚持了下来。

三个多月后Justin回到了市区,他选择在一家中餐厅做兼职,空闲时间还帮忙打打杂,刷个碗送个餐。

就这样一边挣钱补贴生活一边学习积累经验,为自己日后学业有成拿到PR后开餐厅做准备。

他因为学费问题,选择了一个极其普通的技术学校进行为期两年的厨师培训。

为了尽快通过TRA的职业技术评估,Justin在课余时间考过了几个非常重要的厨师资格证。

在此期间,他遇到了欣赏他才华,珍惜他的另一半。

她的职业是咖啡拉花师,在TAFE学咖啡拉花,也有移民的打算。

两人一起技术移民加上couple的身份加分,PR显得没有那么遥远了,生活也是一步步越走越好。

听说现在两个人已经申请了PR在等待通过。

白落梅曾说过:在这个光怪陆离的人间,没有谁可以将日子过得行云流水。但我始终相信,走过平湖烟雨,岁月山河,那些历尽劫数、尝遍百味的人,会更加生动而干净。时间永远是旁观者,所有的过程和结果,都需要我们自己承担。

人生没有白走的路,每一步都算数。

第三个故事

在留学生中,Chris有出国留学的机会完全是巧合。

优异的学习成绩让他拿到了全奖,他像是在做梦一样来到了这个繁华的昂贵的大城市,开始他的留学生涯。

自己必须供给自己生活费住宿费,让Chris在学习期间不得不打了两份工。

一份是在COLES做夜晚的搬货工,另一份就是在便利店做收营员,负责收营与补货。

在COLES搬货下班回家,一般都是凌晨两三点了。

他会在大家都安睡的夜晚为自己做好明后几天的饭菜一起冻在冰箱里,毕竟自己做饭可以节省出不少开支。

几乎门门HD的成绩单让外国的教授们对Chris都颇有赞赏,许多同学都在考前跑来求他讲解课程重点知识。

所有看起来的幸运,都源自坚持不懈的努力。

研究生毕业之际,教授盛情邀请他继续攻读博士学位,并承诺在接下来的研究生学习中,不仅免除了大部分的学费,还让他担任助教,带薪备课上课。

毕业后, Chirs通过学校的企业宣讲会顺利进入了四大,成为了一名金融分析师。

所有的惊艳都来自长久的准备。

现在,颇高的收入使他再也不用为生计发愁。

Chirs说:“你所有的努力都是在为自己加分。这两个字并不美,但可以稍微替你抵消一些坏的结局。”

一些感想

留学后的日子怎么过,路怎么走,完全在于你自己。

王小波说过:“我不能选择怎么生,怎么死,但我能决定怎么爱,怎么活,这是我要的自由,我的黄金时代。”

或许,你现在还在整装待发,设想着今后可能会遇到的困难,憧憬着着未来一切你的幸运。

或许,你已经经历了人生剧本中的某些故事,辛酸苦辣,悲喜交加,这都是属于你的独一无二。

当年那些出国留学的人,现在都过的怎么样?

答案既没有标准,也不再重要。

我们要做的,是过好自己的生活。

毕竟这是很长的,很好的,属于你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