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去新西兰时的我被老板剥削做苦工的经历

2015-09-21 阅读:7539 来源:天涯论坛
分享: 

在我生日前两天的时候,我独自一人坐了12小时飞机,抵达了奥克兰。

踏上了这片南半球的土地,我仿佛还没有回过神来、还没有想到,脚下的这个岛,就是我即将生活5年的地方。

也是第一次坐这么久的飞机,加上新奇、紧张,在飞机上我就几乎没有怎么睡着。过海关的时候,又因为英文不好,还被海关人员把所有的行李都打开来查看,唉!那个时候才发现自己多么的孤单,无助。

出了机场,找到了前来接我的老乡,差那么一点,我就两眼泪汪汪了。(哈哈,可能是困的~)

老乡把我送到了- Homestay(洋人寄宿家庭),开门的是位美丽的俄罗斯大美女,紧随其后的是俩小孩。(原来已经是俩孩子的妈了,真心看不出来!)

大美女把我安排进了房间,跟我聊了几句,当然我也啥都没听懂,最后我就说了句Thanks,就关门收拾我的行李了。

我的房间不大,也不新。不过初来乍到,也没那么多好抱怨的(也不知道跟谁抱怨)。

老乡走的时候告诉我,第二天就要到语言学校上课了,唉,还以为能给我几天的休息时间呢。不过本来就是出国学习的,也无所谓啦。

下午的时候,Homestay Father回家了,跟我打个招呼,然后跟我说了几句话,我唯一听懂的就一句“go out with me”, 然后就上了他的“贼车”,为什么说是贼车呢。因为我本以为他是要带我出去转转,了解下周边环境,看看风景啥的,谁知道他竟然带我直奔他的旧办公室了,原来是要我帮他搬东西的。我勒个去。。!

让我一个将近24小时没睡觉的人,帮他干活,他也真狠心,唉!也不好意思不干,我就稀里糊涂的帮他开始搬东西了。中间出了个很搞笑的片段,我在搬东西时候0,因为太困了,就抱着一打文件,靠着墙睡着了。这样他才放我进车睡觉了,哈哈。

回家路上,他带我去吃了麦当劳,这可是我第一顿“打工”得来的饭啊~ 后来才知道,这一个套餐才不到10块,唉,我这人工是真心便宜了。

在新西兰吃的第一顿晚餐,是煮熟的土豆,没有剥皮的那种(好像很多洋人把这个当主食),还有牛排和好多各种豆子混合的菜。 说实话是有点吃不惯,除了牛排。

因为白天干了活,所以我也没有不好意思这一说了,自己就干掉了两大块,哈哈!

吃完了饭,当然要做到中国人勤劳的美德,把盘子刀叉都洗干净,再回房间,这点也是我要跟即将来纽的童鞋们说的。

在Homestay住了一段时间之后,我就搬出来了,一是因为确实不太喜欢寄人篱下的感觉,还有就是真心吃不惯西餐。。 (水煮土豆)

搬出来之后,就开始考虑打工了,因为在新西兰花的是纽币啊,那个时候汇率1纽币换人民币6块呢!

因为刚来新西兰,英文不好,所以只能去中国人的餐馆打工。(奉劝后人,千万要先学好英文,再找正式打税的工作!不要被压榨劳动力了!)

我记得找的第一个工作就是给一家餐馆做后厨帮工,试工的时候就让我切一筐胡萝卜,切成片儿,切成丝。。

在国内,我是真没做过饭,切过菜, 现在才知道,原来胡萝卜这么难切的,当然,很不幸的切伤了我的手指。。然后老板的一句话把我彻底喷到了,他说:“这点小伤算不了啥,贴个创可贴,继续切吧”。 当时我的感觉就是一俩字,悲哀。。

然后,在切伤了三次手指之后,我顺利做了这个饭店的帮工,工资为6纽币每小时。记得当时的最低工资是10块。

一天的试工,晚上我带着受伤的手指,和疲惫的身体回到公寓,唯独没有带回来的是试工的工资。那时候也只想找个工作,补贴点生活,也不好去要试工的工资,生怕老板直接把我退了。

因为餐馆是火锅店,所以每天出档的时候要很多货,累点不是问题,问题是,当时有俩冰库,一个叫冰库,一个叫冻库,(为了让食物能长期使用,不会变质,所以食物都要入库)风库我记得是零度左右,冻库是零下10度左右。每天都需要从两个库里面拿食物出来,一个库的货,要在里面呆半个小时才能取完。 第一次出完货,下班回到家果断感冒 :(

往后我就学会了,进库穿上羽绒服(其实奥克兰一年四季不用穿羽绒服的,幸好我第一次来奥克兰的时候不知道情况,保险起见带了一件),但是呼吸零下10度的空气,还是让人不太舒服的。

大概一个月后,店里的洗碗工辞职了,不知道是因为太累,还是因为工资太低,或者是他找到更好的出路了。反正是把老板给炒了。。

缺人,生意又一般般,理所当然的老板就把我这个新人安排到了洗碗工的岗位上,在工资不涨的前提下,兼两个人工的活,老板您也真看得起我。

好吧,我的忍耐程度还是不错的,第二天就成功的接手了洗碗工的任务。

冷库和洗碗是完全两种极端的工作,我说的是极端的温度,真可谓是冰火两重天。。

洗碗的工作,老板竟然让我把一个洗碗池放满热水,然后在热水里洗。很傻很天真的我带了一副橡胶手套就进水了,滚烫的水,薄薄的手套。。没坚持半分钟,我就投降了,后来才知道,是要戴两幅手套上阵的,这个重要的信息竟然也不跟我讲清楚,万一烫伤了算谁的啊?!唉,好吧,套上了两幅橡皮手套,我还是可以感觉到水的“温暖”,不过算是可以接受的了。洗碗不敢动静太大,怕迸溅出来的水花烫着自己的脸。---- 哭。。

一池满满的热水,发出的水蒸气可想而知,估计比桑拿房还猛,约莫着10分钟的时间,上衣已经湿透了,满头的汗水和洗了澡相差无几。最无语的是我带着眼镜,这种情况下,眼镜和脸颊已经没法再相守了,我必须时刻扶着眼镜,保证它不会掉进热水池中废掉。(当晚回到家我就用绳子给自己的眼镜升级成运动型眼镜了,保证它可以稳定的呆在鼻梁上)。

其实两层的橡胶手套也不保险的,因为一个礼拜之后,我就成功的洗漏了一层橡胶手套,害的我的嫩手受了伤。

大概又做了一个多月吧,老板说要在火锅店里加一个烤串的炉子(和国内的一样一样的),然后他又跟我说,我先临时烤着,然后他再招人(反正我从来没见过人来试工过,唉~

这里跟大家分享下烤串的经验吧,先是切肉,切成块儿(后来老板说太大了,切成丁,呵呵,很无语,并且增加了我串串儿的难度啊,多少次扎到自己的手指,:(

然后比较主要的是配料,孜然粉,辣椒粉,十三香,三分之二的盐和三分之一的味精混合..最主要的我觉得是火候,不能太老,也不能太生。

中间比较有意思的一件事儿,一位天津的老大爷,每天都来我们自助火锅吃饭,付了火锅的钱,但是从来不吃火锅,专吃我烤的串儿,哈哈,老大爷跟我说,我烤的和国内一个味儿。想来,我也算是个成功的烤串师傅了...

因为还要兼职洗碗工,所以我每次都烤一大把,再上去洗碗,楼下的烤串被拿完了,我还得下来继续考,真可谓冰天雪地、烟熏火燎。

就这样,我成功的身兼三职:帮工,洗碗工,烤串师傅...

呵呵,身兼三职,工资不涨。还是当年的6NZD每小时。

现在想想,我都替老板觉得幸福,一个人的工资,干了三个人的活...这世道。

这份身兼三职的工作,我干了差不多半年。在老板辞退了火锅店的前台,准备让我“锦上添花”,再兼一职的时候,我果断的把老板给炒了。爽啊~!爽啊~!

但是还是得生活不是,所以我还得继续找工作。那时候认识个网上的哥们儿,聊的挺投机的,他是在一家香港人开的茶餐厅做的,也算是奥克兰比较大的一家茶餐厅了。

这哥们知道我能吃苦,现在又辞职了,果断的把我招了过去,因为我一人身兼三职的经历,茶餐厅的经理很开心的接受了我~

工资是10NZD 每小时,这个工资让当时的我开心的不行了,比之前将近多了一倍啊~~!!而且只用干自己的活就可以了~!!

从此我就开始端盘子,上菜,收拾桌子的活了。比起当年的火锅店,那真是天差地别啊!而且!茶餐厅还包饭的有木有!!一天两顿~!!

现在写起来还是觉得挺好玩也挺心酸的,所以还是那句话,千万要先学好英文,再找正式打税的工作!不要被压榨劳动力了!

标签: 生活 留学经验分享 发布于:2015-9-21 13:45 51offer编辑:astr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