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分享:我在剑桥大学的非凡生活点滴

2014-07-25 阅读:58317
分享: 
2008年3月中旬的某一天,当我打开电子邮箱时,我惊讶地发现一封来自剑桥法学院的邮件。在此之前,我早已先后收到多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而迟迟未收到剑桥的任何通知。

某一天,当我打开电子邮箱时,我惊讶地发现一封来自剑桥法学院的邮件。

在此之前,我早已先后收到多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而迟迟未收到剑桥的任何通知。怀着颗忐忑不安的心,我打开了这封邮件,反复阅读数遍后才最终确认收到了剑桥的有条件录取通知书。我试图描述那一刻的心情,才发现语言是如此苍白……

然而,通往世界最高学府之路并不是一帆风顺的。历经一年半之久我才最终踏上剑桥这片神奇与梦幻的土地。

在此期间,为了达到剑桥大学异常苛刻的语言成绩,我先后奔波于深圳、武汉、意大利罗马以及英格兰东北部的桑德兰的雅思考场进行反复“烤鸭”。

前几次雅思成绩出来时,总有那么一个单项成绩未达到标准。但是,秉着屡败屡战的精神,我立马又投入下一次备考中并最终在桑德兰达到了剑桥的雅思标准。

之后,我怀着激动不安的心情来到了剑桥这个令人神往的地方。

剑桥大学是一所非常古老的大学,始创于1209年。在我入学之际,正值其八百年校庆,一所学校的历史甚至比很多国家的历史还要悠久,不禁令人感叹。

这八百年间剑桥大学经历过多少沧桑与巨变,恐怕难以说清道明。值得高兴的是,在她度过这一特别生日的时候,英国著名媒体Times将她评选为世界大学排行榜的榜首。在分散于世界各地的无数剑桥校友为母校这一辉煌的时刻而欢庆时,我的如歌般的剑桥岁月也拉开了序幕。

(一) 风景胜似画卷

初来剑桥市,就像千万游客一样,我很快被古老的剑桥大学赋予这个城市的魅力所震撼。

整座剑桥市就是一个大学城,剑桥的各个学院分布于城市的不同区域,并没有区隔校园与城市其他建筑的围墙完开。雄伟而又显沧桑的大学建筑在市内随处可见,为剑桥这个城市增加了历史厚重感;而作为剑桥大学赖以依托的朝气蓬勃的剑桥市,亦为历史悠久的大学点缀了些许现代感。

漫步于剑桥大学的古老建筑群中,我常常在恍惚中梦回百年,似乎感受到百年来以剑桥为代表的英国传统和文化的深厚积淀。

剑桥的自然环境则与富有沧桑感的建筑融为一体、浑然天成。在这里你可以看到茂密的蔓藤爬满了斑驳的学院墙壁,也可以看到学院内大片大片精心修剪过的草坪,还可以看到活泼可爱的松鼠在枝繁叶茂的大树旁毫无顾虑地捡着果子。

在这里你可能在一个狭小而无人问津的小道边发现一颗硕果累累却无人摘取的果树,也可能在漫步于一个静谧而美丽的公园时发现自己是公园唯一的拜访者,还可能在一个美丽的周日早上被一只拥有美丽而清脆歌喉的知更鸟的歌声给唤醒……在剑桥,你会经常发现自己生活在诗情画意的画卷之中,最后才发现其实周遭的风景胜似画卷!

(二) 独特的学院制

据说全世界目前仍保留学院制的大学只有不到十所。其中英国著名的学院制大学有剑桥大学、牛津大学和杜伦大学。学院制的独特之处在于每一个学生有两重身份——专业身份和学院身份。

学院负责每一个学生的生活起居,例如住宿、餐饮、娱乐、学习、宗教信仰等。

剑桥大学一共有31个学院,大家耳熟能详的有Trinity College(三一学院)、King’s College(国王学院)、Queen’s College(皇后学院)等等。

每一个学院都有自己的特色,这也成为剑桥学生津津乐道的话题。比如,King’s College有着异常雄伟的哥特式大教堂,英国的BBC广播电台每年都会派一个摄像组于圣诞节前夜在大教堂内直播美妙绝伦的圣诞颂歌,Corpus Christi学院门前有一口本院前毕业生馈赠的耗资几百万英镑打造的纯金怪诞巨钟,巨钟的表盘上方嵌有一个类似蟋蟀的昆虫,它机械的爬行以驱动巨钟的运行。

College据说是英国女王特许的可以吃天鹅肉的唯一机构(在英国吃天鹅肉是违反法律的),Trinity College门口保留着一颗看似普通的苹果树,据说当年砸到牛顿同学脑袋上的那颗苹果就来自这颗树……学院制下每个学院的各种资源原则上只能由该院的学生享用,除非学院之间达成某类资源的共享协议,常见的有餐厅的共享。

这种体制安排从某种程度上造成了资源的浪费,例如很多学院都有自己的足球场,但是球场的利用率并不是很高。尽管存在上述弊端,我认为学院制是一种非常优秀的大学体制,它鼓励了不同学院多元化的发展,充分体现自由和民主,并且在最大程度上为学生的个体成长提供了全方位的支持。

下面就来聊聊我所在的学院Girton College。

Girton College位于剑桥大学最北部。学院分本科生部和研究生部,分别坐落在不同区域。

本科生部的建筑风格非常独特,全部是由精致的深红色的砖块一块块垒砌而成,非常典雅大方。本科生部的建筑旁有大片绿茵茵的足球场地和成片的树林。

建筑群内有一个大型的dining hall,有四层楼高,两个篮球场大,可以容纳几百人进餐,其风格和规模可以媲美电影《哈利波特》中的魔法学校聚餐场面。另外,让Girtoner颇为自豪的是一年四季对学生开放、冬天还会供热水的免费游泳池,据说是全大学独一无二的待遇。

研究生部的建筑风格则走温馨、家庭路线。学院的主要建材为木材,配以暖色调的油漆,再加上一些家庭风格的温馨点缀,让Girtoner们感受到家一般的温暖。

研究生部的餐厅是我去过的学院餐厅中最温馨舒适的餐厅。与一些学院人头攒动、声音嘈杂的大餐厅不同,Girton研究部的餐厅更像是一种家庭餐厅,无处不洋溢着家庭的温馨和浪漫。

刚进入餐厅就会看到厨师们精心制作的可口菜肴干净整齐地摆放在餐台前。餐厅的菜谱每天都是不一样的,每天会在用餐前由工作人员手写在一张小小的告示牌上。餐厅内部设有一排排四人坐的小木桌和联排座椅,每个木桌旁都配有一盏形似蜡烛的白炽灯,用餐时还有舒缓动听的音乐环绕耳畔。

建筑内部还有一个小院子,种有一颗古老的银杏树,下面也摆放着几排小木桌和联排座椅。天气好的时候,可以与朋友相约一起在院内享受着阳光、美景和佳肴。每逢周末,大家会不约而同地来到研究生部的活动室放松一下。

活动室内有投影仪可以观看电影、玩wii,有风靡欧美的桌上足球(看过美剧Friends的应该不会陌生),还有乒乓球台等等。活动室面积虽然不大,但设备应有具有,为一群志同道合的朝气蓬勃的年轻人们提供了相聚的场所,令大家可以分享彼此的快乐和交流彼此的感受。

研究生部的建筑群内还有一个法学图书馆,里面陈列着不少法律图书,只有Girtoner才可以使用,也算是一个小小的特权了。

法律专业的我非常庆幸来到Girton College这个有着很强法律传统的学院。学院出过很多法律名人,像现任于英国最高法院的首任女法官Lady Hale就是杰出的Girtoner。

学院的法学会经常会组织一些非常特别的活动,例如邀请海牙国际法院的大法官来学院与学生共进晚餐,发表主题演讲;也曾组织我们去伦敦的inner temple与法律界的Girton校友们(Lady Hale也亲自到场)齐聚一堂,互相交流探讨。

(三) 学习就像一场战斗

出国读书前,早已耳闻国外法学院学生们的疯狂学习精神,我在剑桥法学院则更是亲身见证并经历了这种疯狂。

不同于中国课堂传统的填鸭式授课模式,剑桥大学的讲师在课堂中主要起到引导的作用,学生的自主学习和思考才是整个课程所提倡和要求的。每节课后老师会把下节课前所需提前阅读的材料清单(reading list)发给学生们。这个阅读清单是所需阅读材料的索引(需要阅读的书名,作者等信息),通常有一两页A4纸,甚至三四页A4纸。

这只是阅读清单的页数,实际所需阅读的材料页数常常有上千页。这些阅读材料有些是源于教材,有些是法学杂志的评论文章,有些则是英国独特的判例。如果运气好可以从数据库中下载到这些阅读材料的话,就可以随时抽空细细阅读。运气不好只能从图书馆借阅纸质材料的话,就要准备投入一场争夺“限量版”图书的战斗了。

即使你有幸借阅到其中一本图书,还得争分夺秒完成阅读,因为借阅期限只有1天,逾期将会面临高额罚款。

大量晦涩难懂的阅读材料摆在面前,经常令人觉得完成阅读是mission impossible,埋头于书海里读到脑子发麻的情况已是司空见惯。如果你抱着侥幸的心理,在没有进行任何课前阅读的情况下去上课,对不起,你很可能在课堂上觉得自己是个idiot,即使英语是你的母语也不例外。

如果你把阅读清单上的材料大略读过了一遍觉得对课堂上将要讨论的内容有所了解,还是对不起,当讲师在课堂上深入讨论一番过后,你可能觉得自己好像都没有读懂之前读过的内容。

这一点即使对于来自哈佛大学法学院的交换学生也不例外。在我主修的国际税法临考前半个月的讨论课上,大家仍然对这门深奥的课程充满了数不清的疑问,提出的问题多的让老师一次解答不完,老师无奈之下又增加一次答疑机会。

这就是剑桥学术的一个缩影,老师在课堂上并不是简单地讲解基础知识以,更多的情况下,老师像是一个勤劳的铁匠,尽情地挥舞着思想的铁锤,击打着正在铸造中的铁器,在四溅的思想火花中逐渐铸造出坚硬的钢铁。

(四) 回味无穷的Formal Halls

聊起剑桥、牛津大学来,就不可不说其特有的Formal Hall。Formal Hall是剑桥和牛津各个学院组织的很正式和特别的聚餐活动。

所谓formal,是因为参加Formal Hall的每一位来宾必须身着正式服装(对于男士而言一般是西服或礼服加领带,对于女士而言一般是礼裙),本院学生还必须身着牛剑特有的黑袍子(gown)。Formal还有一个含义就是吃的东西特别正式:餐前酒、面包、开胃菜、正餐、甜点、水果、餐后酒、咖啡和茶一样都不能少。

所以一次Formal Hall下来,怎么也得战斗3个小时。此外,Formal还意味着吃饭时的礼仪和等级观念非常严格,下面将予以介绍。

每个学院的Formal Hall都有不同的特色,给人带来不同的享受。就拿我学院的Formal Hall来说,由于学院人数不多,每周只有一次参加Formal Hall的机会(像人数很多的St. John学院每天都会有Formal Hall),但是每一次Formal Hall的体验总让我印象深刻。Formal Hall开始前,学院的研究生们会汇聚在MCR(Middle Common Room,研究生以上级别人员的休息场所)里,本科生们则会汇聚在JCR(Junior Common Room,本科生休息场所)里尽情交谈和畅饮。

Formal Hall即将开始时,本科生们首先步入Dining Hall,找到相应的座位并站立等候,随后研究生和学院领导们一起步入Dining Hall就座,这时候本科生们才能落座。当大家都落座后,学院的女校长(mistress)会敲一下一口古老而厚重的铜钟,一声庄重的钟声响彻整个Dining Hall,偌大的Dining Hall顿时鸦雀无声。

紧接着女校长会念几句拉丁文,然后大家才可以用餐。Girton的饭菜非常别致可口,据说是一位法国名厨的杰作。最值得一提的是饭后甜点,每次Formal Hall甜点的样式口味都不相同,而且非常具有观赏性和艺术性。

餐具精美考究,令人赏心悦目。用餐期间,Dining Hall的气氛非常活跃,大家谈笑风生。但是,倘若你high过了头大声喧哗、耍酒疯、脱掉黑袍子或是有其他不当行为,旁边会有一个高大壮实身着正装的行政人员走过来提醒你注意礼节甚至会把你赶出Dining Hall!

有意思的是,每当某个学生恰好在Formal Hall当天过生日时,Dining Hall内的几百号人都会一起给他/她唱生日快乐歌,洪亮的歌声在偌大的Dining Hall中飘荡回旋,那是怎样幸福甜蜜的生日啊!

除了经常光顾自家的Formal Hall外,我还不时受邀参加其他学院的Formal Hall。印象深刻的有King’s College甜得有点发苦的饭后甜点(有时会严重觉得英国的白糖是不要钱的!),口感非常不错的红酒以及非常帅气和绅士的服务人员。还有Pembroke College口味非常棒、外观精美的每一道菜(据说主厨是中国人),我受邀参加Pembroke的Formal Hall当天更是恰巧遇到曾经是007顶头上司的前英国情报局局长(现为该学院荣誉院长)的出席…….

(五) 黑色六月的考试—— Like the Hell!

提到剑桥的考试,那绝对是每个剑桥学生的噩梦。就拿我所在的法学院来说,每一个科目的考试试题都刁钻古怪,非常具有开放性,有时题目本身的表述就相当晦涩难懂,需要仔细琢磨才能悟出出题老师要考察的内容。

还有一点需要介绍的是,剑桥法学院的课程都是一年制的,每名学生选择四门课程,每门课程都贯穿一学年的始终。

一年下来,所选的四门课程所累积的知识含量是相当丰富的,可考察的知识点也是纷繁浩杂的。虽然法学院的试卷一般是在6题或8题中任选3题进行回答,但是由于试卷中所出现的知识点数量是有限的,也是随机的,很有可能遇到只会做其中两题的情况。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学生们必须很早为考试做准备,早早放弃假期英国游、欧洲游的打算(剑桥的假期是相当长的,不过显然不是为学生度假而预备的)。

之所以这样如临大敌,是因为剑桥的考试是不存在补考制度的,也就意味着学生一旦未通过某门考试,就会导致拿不到为之辛苦一年甚至数年的学位。对于非以英语为母语的我来说,考试压力相当巨大。所以当3月底所有课程授课都基本结束的时候,我就立即投入到漫长而痛苦的剑桥式假期中了。

两个月备考期间,我几乎每天都沉浸在与法学书籍的“热恋”中而难以自拔。为了节省做饭时间,我在中国超市买了十几袋速冻水饺,顿顿水饺,直到吃伤为止;也会去Sainsburry超市买大堆各种冷冻食物,为的是饿的时候扔进烤箱半个小时,过后直接拿出来吃,半个月下来脸上因上火长满了痘痘;偶尔自己下下厨做个番茄炒鸡蛋已感觉非常奢侈和美味了……尽管大家在备考上都很投入,但是考试的恐惧仍然挥之不去。

犹记得某日与同学交流考试时,听说某美国女同学备考时因为压力大的经常整日泪流满面,而且据说这种情况法学院每年都有。同情之余不禁庆幸,我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当黑色6月最终来临时,大家都上紧了发条,进入了临战状态。尽管经过一番复习,大家都有所准备,但谁也没把握一定能够通过。像我的第一场考试是公司融资法,考试前一夜为了休息好睡前喝了些红酒,结果半夜受酒精刺激而醒,加上紧张,再也没能入睡。掰手指一算只睡了3小时不到!于是早上起来空腹喝了浓度比expresso还要高很多的咖啡,早餐也没吃就跑去参加考试了。

第一场考试下来虽然出了这点意外,不过竟然感觉比较顺利。那杯超浓咖啡的劲半夜不曾退去,幸好第二天没有考试。第二场世贸组织法的考试也是出了个小插曲。由于考试是安排在下午两点钟进行,是一天当中最容易犯困的时候。为了防止疲惫,考前我又是喝红牛又是喝咖啡,结果适得其反,考试时虽然精神不错,但是大脑犯晕且迟钝,感觉很多东西都记不起来。幸好该门考试是开卷考试,可以偶尔翻翻笔记和教材。

谈到开卷考试,基本无法指望参阅携带进考场的资料,剑桥考试的时间对于一刻不停地书写来说都是非常紧迫的。因为每一道试题的开放性很强,学生要在答题纸上尽全力写出与试题相关的知识点以体现对相关知识的熟悉程度和对问题的透彻理解。从剑桥法学院考试时给每个学生发一本20页A4纸厚的答题纸就可以一窥答题的信息量之大。有些写得快、字较大的学生还需要第二本、第三本答题纸。

可想而知,三个小时下来,大家除了身心俱疲外,都会感觉写字的手已经酸痛的快要失去知觉!

(六) 康河—— 永不令人厌倦的Punting

四场考试过后,我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几个月的复习和考试下来,在巨大的压力、糟糕的食物和低质的睡眠的陪伴下,我比往常憔悴了很多。不过,剑桥六月的绝美风景很快抹去了考试的阴霾。六月,正值英国的夏天,气温最高不过30度,傍晚还略有凉意。在这种温和的气候条件下,随意漫步于剑桥城内,随处可以看到生长茂盛、绿油油的植被和衣着漂亮、身材曼妙的剑桥姑娘。

从考试中解放出来的剑桥学生们活跃在校园的每个角落,尽情地参加各种活动。各个学院都会组织颇有情趣的Summer Garden Party,大家在户外的草坪上尽情分享着美食、美酒,聆听美妙动听的音乐。

骑着自行车绕行于美丽的剑桥郊野也是一个休闲的好法子,可以边呼吸着新鲜纯净的空气,边欣赏郊野自然秀丽的风景……我最喜欢的要数六月里康河上别有风味的punting(撑船)。康河里的水清澈见底,两岸整齐的草坪绿意盎然充满生机。

康河沿岸是剑桥一些最古老的学院。 Punting的同时还可以以一种不同往常的独特视角将这些学院的美景尽收眼底。同时,康河上矗立的几座小桥也是康河上一道亮丽的风景。闻名遐迩的有Queen’s College院内一个木头建造的数学桥(传说是牛顿当年在没有使用任何钉子的情况下建造的); St. John’s College院内的康桥的特别之处在于桥上方全部为封闭结构,很像意大利威尼斯的叹息桥。

由于punting是需要用很长的木杆子撑着船向前行进的,操控难度较大,所以绝大部分来剑桥punting的人群(包括剑桥学生)都是聘请专门撑船的人来撑船的(撑船的人大都是剑桥大学一些身体健壮的学生)。我很幸运地有过一次自己掌舵撑船的经历。Punting之初,由于缺乏经验,一时找不到诀窍,用力方向稍微不对船只就会偏离正常航向。这在大大小小船只往来穿梭的康河上是件很麻烦的事情。

我撑着的Endeavor号船勉强地歪歪斜斜地在康河上前行,时而撞到岸边,时而撞到其他船只。碰到小船还好说,碰到坐有十几个游客的大船时Endeavor船体会晃得厉害,我好几次差点掉入河中,还要不时留意有些桥下很低的弧顶。一下午撑船下来,我的两只胳膊酸痛得已无法拿起一个水杯。

可是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很愿意为来自远方的游客在康河上撑船呢!

(七) 永生难忘的毕业典礼

在剑桥短暂的一年时光,起初是充满新鲜好奇,紧接着是快速紧张的战斗和鸭梨巨大的考试,最后则是满载荣誉的毕业典礼。

剑桥的毕业典礼是安排在考试结束后两个多星期进行的。在这短短两个星期期间,学生们的所有试卷都被老师批阅完毕,效率之高让人啧啧称奇。随后,按照剑桥传承300年的历史惯例,每个学生的姓名和相应成绩均被无情地刊登在Senate House门外的公告板上。

这种备受争议的成绩公告制度创设之初是为了鼓励学术竞争,不过近些年来由于越来越多的学生觉得公告成绩侵犯了他们的隐私权并且让他们备感压抑,校方决定在我毕业的之后正式取消公告成绩的做法,取而代之的是将成绩单邮寄给每一位学生(牛津的学生可没那么幸福了,还得继续忍受着这一古老传统的折磨)。

当我从公告板上得知顺利通过所有考试时,不久就接到了学院关于毕业典礼排练的通知。是的,毕业典礼还要排练,即使对于学院的院长也不例外,因为典礼中有很多繁文缛节需要严格遵守。

就拿服装来讲,男生除了需要在炎热的夏天穿戴西服外,还得在衬衣上别上白色的领结并且披上黑色的袍子,皮鞋必须是黑色的而且上面不得有任何闪亮的金属饰物(不幸的是我的黑色皮鞋上恰好有一个闪亮的金属饰物,感觉那条古老的规定明明是针对我的)。

典礼当天,各个学院即将毕业的学生都会列队行进至Senate House中参加典礼。列队前行是非常兴奋和过瘾的。

按照剑桥另一个古老的传统,作为剑桥最古老的四大专业之一,在列队前行中法律专业的学生有优先于其他专业的学生毕业的权利,因此每个学院法律专业的学生都会站在队伍的最前面。当Girton College所有即将毕业的学生都排成一条长队时,我们在两位高大魁梧、绅士风度十足的行政人员的带领下,在剑桥市内古老而狭窄的道路上行走着。

路面上穿梭的车辆和游人遇到我们的队伍时,都会自发地停下来让路,即使遇到红灯时我们的队伍也不需停止行进的步伐(虽然有点bug,哈哈)。不少人拿出了相机为我们拍照,有些行人甚至自发地为我们鼓掌和欢呼。

当我们的队伍列队行进至Senate House时,大家都按捺不住兴奋激动的心情。Senate House是一个非常古老而庄重的场所,几百年来剑桥大学一直都是在此授予学位。House两旁设有几排座椅,专供即将获得学位的学生的亲朋好友就坐。典礼正式开始时,整个Senate House一片肃静,每个学生逐个缓慢庄严地走到坐在Senate House 前方、身披红色绒毛风衣的院长面前,单膝跪地,双手合拢向前。

这时,院长用双手向上夹住学生的双手,并从嘴里庄严地迸出一串串拉丁文。待院长念完拉丁文后,学生便缓慢起立,向其深深地鞠躬,然后走出Senate House并亲手领取到烫金的剑桥毕业证书。

回想我在剑桥的日子,虽然短暂,但是那段如歌的岁月,或紧张激昂或轻快愉悦,给我留下了太多美好的回忆,也给我带来了受用不尽的智慧的启迪、思想的历练和阅历的增加。曾游学于剑桥的徐志摩诗人说过:“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然而,我只愿带走剑桥馈赠给我的这些无价的礼物。别了,剑桥。

标签: 留学经验分享 生活 发布于:2014-7-25 17:05 51offer编辑:Hely
更多>>相关院校

剑桥大学

所在地区: 英格兰 所在城市:Cambridge TIMES排名: 1

优势专业:航空和制造工程学 化学工程 土木工程 计算机科学 电气及电子工程

1681个学生正在申请

免费申请